义乌一名儿童被困车内深度中暑或成植物人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4-30 00:51

儿子出事4天了,彭长明几乎每晚都要从睡梦中惊醒。醒来后,他捶捶脑袋,想着,会不会只是自己做了一个噩梦。

看看亲朋好友一脸悲痛,他没办法欺骗自己,10岁儿子再也不能喊爸爸了。7月18日,儿子第一次坐上轿车,车内温度飙升,他没法打开车门,热昏了过去。

如今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深度昏迷,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一家人暑假团聚

彭长明是江西乐平人,40岁,在义乌打工20年。现在,他是义乌农贸城一家菜店的送菜工。

多年来,彭长明独自一人在义乌,打工赚钱养家,老婆在老家,照顾儿女读书。

每到寒暑假,彭长明就迫不及待回老家,将老婆和儿女接到义乌,一家团聚。

7月3日,孩子们放暑假了,彭长明回家带老婆孩子,坐火车到了义乌。还没来得及带老婆儿女逛逛义乌城,彭长明就赶回店里。

送菜的活,凌晨两点开始上班,到上午8点,结束第一班工作,下午1点再去店里,忙碌到6点多。

活挺辛苦,彭长明却有了盼头,一回家,看着一对儿女,心里就快活起来。

儿子不见了

7月18日,晴天,义乌最高气温达到了37℃。

下午1点,彭长明出门后,儿子前后脚跟着离开了家。

小彭10岁了,正是爱玩的年纪,天天呆在家里,闷得慌。

可来义乌时间不长,他没有相熟的玩伴,村中小店里,倒有不少同龄的孩子,他喜欢去那里。

“他出门玩,一般就去店里,买点东西吃,玩一会就回来。”

下午3点,妈妈和姐姐去外面买西瓜,姐姐想着弟弟,就出门去找他回家吃西瓜。

一圈找下来,弟弟没见影子,姐姐回来告诉妈妈,两人又冒着大太阳,在村里找了一圈,还是没找见人。

傍晚7点,结束一天的工作,彭长明回到家。家人跟他说,儿子还没回来。

“这孩子,今天是不是玩疯了,这么迟还不回来。”彭长明埋怨了几句,没顾得上吃晚饭,就出了门。

从村头找到村尾,1个小时后,彭长明心里有点着急了,“儿子不会出事了吧?”

他向附近村民打听,有人告诉他,下午5点多,轿车里“闷死”了一个小孩,被送到医院去了。

彭长明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拿起手机拨打110。接警的工作人员让他赶快去北苑派出所。

他疯狂地找到派出所。值班民警告诉他,下午在湖塘西村,有一个小孩被锁在车里,热昏过去,后来车主报案,孩子已经被送到义乌中心医院。

晚上9点,在急诊室,他见到儿子。

“儿子躺在那里,昏迷着,浑身抽搐。”医生告诉他,小孩已经送到医院4个小时了,情况不容乐观,“随时有生命危险。”

彭长明一听,心里很乱,有些害怕,没了主意。

第一次坐轿车

昨天下午3点,天气炎热,见到彭长明时,他一脸疲惫。

黑色的皮肤,不高的身材,他说这些天都在筹钱为孩子看病。

“交了1万元,已经欠费两千多了。”彭长明说,孩子送到医院后,当天医生就下了病危通知书。

“真不知道怎么办了?”彭长明说昨天第一次见到车主。“街道和派出所组织调解,车主答应出3000元,我不能接受。”

“儿子上二年级,人很聪明,就是学习成绩不太好。”彭长明说,他老家在农村,一个只有120户人口的小村庄,从小到大,儿子没有坐过轿车,不知道怎么打开门。“家里亲戚没人有小轿车,他出门坐车都是我带着,只坐过公交车和火车。我想不通,儿子怎么进了车里,又被关在里面?”

下午5点多,我陪彭长明去医院。车停稳后,车门落过锁,他忙乎了半天,打不开车门。他说,“想想看,我都打不开车门,儿子更打不开了。”

车主下班取车时

看到车里倒着一个小孩

跟彭长明一样,车主王先生也没有想到,自己停在空地里的汽车,怎么有一个小孩昏“死”在里面。

王先生是义乌城西街道人,30岁,在湖塘西村前一家装饰公司上班。

去年,他买了一辆二手“普力马”轿车,车不新,不过车况还不错。

7月18日,他开车去公司,上午出去了一趟,11点回来,就把车停在公司前的一块空地里。

到下午5点多,公司下班,他去空地开车。还没走近车子,就看见车开着双跳灯。“奇怪,我记得没开灯啊。”

王先生快步走了过去,透过车窗,他看到驾驶座上倒着一个小孩,看样子已经晕过去了。

“我打开车门,看到孩子已经没知觉了,一身都是汗,手也在抖。”

王先生说,他把小孩从车里抱下来,放到阴凉处。“掐了人中穴,小孩还是没醒来。”

王先生立即报警,110警车和120救护车都到了现场。孩子被紧急送去抢救。

“这事,我也很纳闷,我把车停在那里,记得是有按遥控器,锁了车门,那小孩怎么跑进去的?又怎么被锁在车里出不来?”

王先生说,车他是锁过的,不过他不确定车门是否锁上。“二手车,车上也没贵重东西,按了遥控器后,自己没拉过车门,就去上班了。”

王先生启动车子,发现雨刮器左右刮了起来。

围观的人说,王先生的车门估计没锁好,小孩进去玩,把车门关起来了,玩了一会,他想出来,又找不到开关,就到处乱按,双跳灯打开了,雨刮器也拨上了,就是没按对地方,天又这么热,车内温度高,一会儿就热昏过去了。

记者的朋友邓先生,有一辆老款的“普力马”轿车,人进车后,关上车门,车门不会自动落锁,可以开双跳灯,可以按喇叭,想打开车门,硬推不行,唯一的方法,就是拉车门开关。

如果小孩不经意间按下车保险锁,又不知道方法,几乎无法破解开门难题。

邓先生说,他4岁小孩也曾被关在车里,遥控车钥匙也在车里,害得他差点砸了车玻璃。“后来,我在车外面教,他才打开了门。”

“现在天热,车内温度半小时,就能飙到60多摄氏度,不开空调,人挨不了多长时间。”

儿子深度中暑

每天治疗费3000多元

昨天下午,在重症监护病区,负责治疗的黄医生介绍了病情:

(热射病,属于深度中暑的一种,送到医院时,病人心跳190,体温41.3℃,重度昏迷,全身抽搐,伴有多脏器衰竭,情况非常危险。

经过抢救,情况好点,体温和心跳下来了,不过还有生命危险。

从现在情况看,孩子康复会很漫长,命救回来后,这个后续的治疗,费用低不了。

由于脑部问题,孩子几乎没有痊愈可能,现在孩子手有活动迹象,比植物人情况可能会好点。)

儿子的治疗费用,一天就是3000多元,彭长明想让车主拿点钱出来,车主却不愿意。

王先生说,小孩在自己车里出事后,他已经不再开那车了。“开不了了,车就停在家里,想到这事,就堵得慌。”

王先生不愿意赔偿,他有自己的理解。“车停在那里,我没有邀请孩子上车,也没有故意把孩子锁在车中,孩子是自己上了车,跟我没有多大的关系,拿出3000元补助,也是出于人道主义。”

孩子出事

车主是否要担责?

昨天,浙中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善:

首先,机动车辆在法律上属于个人私有财产,为此车辆内部并不属法律上的“公共场所”,不供不特定的人乘坐或玩耍,因此,本案无论王先生车门有没有关好,小彭跑进车内玩耍本身就是不应该的。

其次,从王先生所停车位置看,车子是停在公司门前的空地,空地上并没有建造任何娱乐设施,可见空地平时并非是用于小孩玩耍的地方。小彭到此玩耍并跑进车内,通常人很难预见,为此,从客观上分析,王先生在主观上也不存在重大过失。

第三,小彭如果今年未满10周岁,在法律上就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其父母作为法定监护人,理应妥善保护,更何况小彭刚到义乌,人生地不熟,又没玩伴,更应当悉心看管,小彭的父母也存在监护缺失的责任。

第四,虽然从主观上初步分析,王先生并不存在侵害小彭的故意,也没有重大过失,但如果王先生是非法停车,将车辆停放在并非用于停车的场所,又没有将车门关好,王先生的行为本身也存在一定过错。

都市快报

庆春广场下面准备造地下商城和大型停车2013杭州市体制改革要点出炉 外地金华选拔干部尝试实战比才 征地拆迁成杭州整治四小车遇新问题 电动车扎堆闹宁波法院出台反家暴新规 首张人身保护衢州市区一年750余起涉狗报警油烟扰民遭投诉 杭州滨江繁华地段关停杭城核心区域停车费拟大幅拔高 几种方宁波西北再造一新城 姚江新区公布详细谢双成、陈红英当选杭州市副市长谢双成陈红英当选杭州市副市长(图)美国向叙利亚附近海域增派驱逐舰【高清温州水管漏水无人管 百米路面现汪洋(杭州至深圳沿海快速铁路线有望年底贯通杭州市政府调整部分副市长工作分工杭州西兴过塘行遗址6月底前完成整治杭州凯旋区块4所小学今年尝试大学区招岳飞遇害的风波亭地点可能在杭州小车桥宁杭甬高铁全线拉通测试 预计6月底开浙江出台养老新惠政 大学生当护理员奖宁波将建奥体中心落子姚江新区启动区宁杭甬高铁全线拉通试验 24日转入试卢子跃任宁波市委副书记并提名为宁波市卢子跃任宁波市委副书记并提名为宁波市淘宝大学今年助力10万大学生就业(图浙江首个民营飞机4S店有望落户温岭温州欲建空中巴士 若获批将成全国首条淘宝能挂号医院不知情 显示预约成功医中欧光伏案首轮谈判失败 国内光伏企业宁杭高铁本月24日起试运行 到南京南刘德华十年演唱会骚包造型大盘点校花明星谁素颜更有气质?英国高院裁定政府启动“脱欧”需经议会钱颖一对话马化腾:未来的创新创业 要宁波男子意外成网红 只因他是第1亿辆双性化教育 教出男神女神创投英雄汇:杭州经纬创意园董事长叶文汤姆客少儿英语“美式跨学科原生态教学图说长征系列:长征路上的伟人身影澳大利亚看重“背包客经济” 将大力挥苹果防爆专利“补刀”三星 网友:三星想要加盟CBA,首要任务是长肉泰顺山洪幸存女孩小郑康复情况良好 已喵星人胖到无法翻身 憨态表情萌翻网友最火葱油饼店店主:曾证照齐全一池“青荷”泛涟漪——G20杭州峰会许小年:信贷集中度前所未有,房价危险澳洲国家美术馆向印度归还走私文物 价浙江因“莫兰蒂”直接经济损失11.7截止2015年中国共有308万人被纳